简体  繁体   
首页
新闻动态
天津市情
信息公开
方志园地
地情数据库
专题专栏
您当前的位置 : 天津地方志  >  方志园地  >  经验交流
年鉴条目编写中应注意的两个问题
发布时间:2009-03-17 10:05 来源: 分享:

  《天津区县年鉴》

  条目编写中应注意的两个问题

  张殿成

  编修省级综合性的区县年鉴是天津的一个创举。

  几年来的实践证明,这种体例对一个直辖市或一个相对区域是成功的。《天津区县年鉴》不仅丰富了年鉴的种类,使年鉴文化园地增添了一株新葩,为天津地方史志编修积累了大量资料,同时适应了天津发展区县经济战略的需要,可以起到资政的直接作用,有着极强的实用性和现实意义。又由于《天津区县年鉴》编辑人员都是方志界的“专业”人士,所采用的材料皆源于“权威”部门,故年鉴的材料精、质量高,加之高水平的编辑和装潢,使该书堪称是年鉴类书中的精品。这一做法值得方志界借鉴。

  《天津区县年鉴》既是一部综合性的年鉴,就决定了它要含容全市的综合性材料,这些材料要占据一定的“版块”,这是无庸置疑的。而全书的重心则是区县部分,《天津区县年鉴》在区县内容的设置上有大事记、概述、条目、领导访谈、乡镇概况等内容,完全可以从中看出一个个体区县政治、经济及社会发展的全貌。文字量的空间也是充分的,可以反映一个区县全面与重点工作的梗要。因此,总体看来,书中既反映了区县的各自情况,又使全书内容和形式形成一个统一的整体,具有简要灵动、特色突出等优点。

  通观几年来所出版的《天津区县年鉴》,笔者以为其中也存在着一些不应忽视的问题,主要表现在区县条目内容的设置和文字编写等方面。

  一、各区县所写条目的内容相对杂芜,缺乏横向的一致性和纵向的系统性

  作为一个直辖市的区县年鉴,每一个区县所反映的内容必定不会是包罗性的,而只能是提纲挈领性的,即是说只能反映这一地区的主要或重要情况。这也是市志办在创办之初对各区县提出设十个左右栏目的原由所在,并为此也给出了方向性的指导意见。但在操作中,却呈现“一人一把号,各吹各的调”的现象,各区县所关注的内容及视野、角度不同,所写出的条目各异,集中在一起,很有些“百川交汇”的意味。问题在于这里所交汇的水流是“迥异”的,就使得全书缺少了一致性和和谐感,在一定程度上会减弱年鉴的质量与价值。问题还没有完,从跨年度对比还可以看出,多数区县在条目的设置上是“一年管一年”,“吃粮不管酸”的。今年组织工作的条目写基层党组织建设,明年写党员教育,置部门的工作沿续性于不顾。纵向内容基本上没有承继关系,是区县条目内容显得比较庞杂的一个重要原因。不能使材料系统化,会弱化年鉴资治的功能,也会使存史、为下部志书编写积蓄材料的目的难以落到实处,应是眼下年鉴编修中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。

  2006年市志办调整编写大纲,对区县条目的要求是按照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社会等方面来设置的,应该说较全面,也完全具有操作性。但对于一个写入十几个条目的区县而言,仍有一个“择其要者”的问题,换言之,即是我们的条目从共性上要写些什么的问题。这是一个带有政治性的问题,要求必须与编著年鉴的宗旨相一致,即要为经济社会、和谐社会建设提供有用的材料。所以笔者以为,这十几个条目应该是在科学发展观指导下地方政治、经济建设中所实施的重要举措、经济社会的支柱行业和被全社会所瞩目的各种热点焦点问题。例如,各区县在发展和建设中大政方针的调整及大动作;农业区县中的农业现代化进程、工业发达地区工业或商业的发展变化等,应成为区县选入条目的主要选项。笔者以为各区县在这些重要内容的编写上是应该相对一致的,如农业区县要写出农业结构调整、发展新型农业及提高农产品科技含量等具有时代特色的内容,工业发达地区要写出总量扩张及新型工业发展等等。在编写中,一定要注意所记内容的纵贯性,纵使所记区域内的事物出现了方向性的“拐点”,也要写出承继关系,这样才能留下系统记述,为后人了解今天的情况和编史修志留下可用的材料。

  除此之外,对于区域内特别要记述的内容,正可“特殊情况特殊处理”,利用机动条目予以记述,可很好地起到突出重要事物或特殊域情补充的目的。

  总之,在选入条目时要考虑两个因素:一是条目内容的重要性,分清主次轻重进行记述。二是尽可能顾及到年鉴本身的连续性,在设目和内容编写上尽量与上年度衔接。

  二、编写中部分题目和语言文字不够严谨规范

  条目内容的差异也导致题目各式各样,从形式上有名词式的,有动宾词组的,有名动词组合式的。字数上少的两个字,多者十数字甚至更多。就编写年鉴的事类条目而言,标题的形式和字数固然可在精炼准确的前提下各取其宜。问题是一定要做到题目与内容相符,不能使条目中文、题之间逻辑关系上出抵牾或以偏盖全。一些区县的条目中随处可见“一个大帽子之下只有一个小磨菇”现象,—以某一项工作代替整体、一个亮点(重点)工程便代替了某一行业。笔者以为,亮点或重点工作虽然具有代表性,但还是应置于所属系统全年总体工作之内来突出,需要设目者可在总述之后另设题目,而不能“子代父项”,以一单项工作或活动便代替了全局。不便写综述性内容时,可单设“子项”题目,亦符合年鉴以事设条目之义。还有的事类归属不当、记述片面。有的在记述工作时,只写入制定哪些措施(虽然也属工作),却没有实施结果。属“半截式”或未可知,记入意义不大。从某种程度上,也有违史鉴类书记述“已然”而非“未然”的原则。

  年鉴的语言是另一个不应被忽视的问题。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明确规定,志书年鉴要使用标准的语体文,要符合写史志类书著的规范。毋庸讳言,我们的年鉴中还存在着一些语言不规范的地方。主要表现在一些空泛、不确指量、形容词和高调语言过多等。较为常见的诸如:“广泛”、“积极”、“不断”、“加快”、“强劲”、“迈向新台阶”、“成果显著”之类,皆属“不合志体”的语言,多采自总结、报告等原材料而未脱其痕迹。其它还有拖沓松散和个别语句不顺等现象,不符合志鉴类书要求语言“精炼准确”的原则,也会降低年鉴的品味。

  编写年鉴如其它社会学著述一样,亦属“文章千古事”,要求我们编著者必须用认真细致的态度来对待。目前《天津区县年鉴》中存在的问题是瑜中之瑕,也是我们在编写过程中难以完全避免的末节问题。发现问题正视问题并解决问题,是人类进步的台阶,此一规律同样适用于我们的年鉴编修。只有在编写中不断发现问题并加以改正,才会使我们的书籍有更高质量、更高品味、更具学术性和实用性,才可使之成为精品中的精品。

  (作者单位:天津市宝坻区地方志办公室)

 
网站地图网站声明
主办:天津市地方志编修委员会办公室 津ICP备09003389号-2
地址:天津市南开区复康路11号增1号
电话:022-23678938(节假日值班) 邮编:300191
微信公众号